岑鸢做了一个梦,乱七八糟的梦。

    乱到她清醒的那一刻就迅速忘记梦境的内容,只是大致记得,不是一个好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纪丞好像离开她了,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岑鸢,他不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于是她就吓醒了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的闹钟,时针指向七。

    才七点,周悠然就出去了,她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,又开始不顾岑鸢的劝阻,非要回到那个厂子里打零工。

    她自己起床,简单的做了点早餐,吃完就去学校了。

    入秋了,天气越发的冷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,班上的女生开始自己织围巾。

    给自己织,给男朋友织。

    张小雅没男朋友,所以她自己给自己织的,买了一大团的白色毛线,因为一直出错,拆来拆去的,白毛线都变灰色了。

    她一脸痛苦的趴在桌上:“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岑鸢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下学期就要换班了,一班的老师早就对周冽虎视眈眈,觉得他这样的三好学生不应该留在现在这种吊车尾的班级。

    但因为他之前一直不愿意换班,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听张小雅说,周冽同意了下学期转到一班。

    张小雅觉得不解:“我觉得他好奇怪,之前死活要留在我们班,几个学校领导轮番来劝都没用,怎么这会反而主动要转班了。”

    岑鸢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,张小雅放弃了织围巾,反而迷上了难度更大的毛衣。

    她让岑鸢给她设计一件独一无二的,到时候好惊艳全校。

    听到张小雅的话,岑鸢倒是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她对别人的事情,一向不关注。

    周五放学,她的书桌里多出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署名是周冽。

    岑鸢没看,直接扔了,她大概能猜到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无非是看不到希望,决心放弃她,结尾或许会说上一大堆煽情的话。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喜欢的她,喜欢了多久,等等。

    感动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岑鸢不想要这样的喜欢,她从来没有给过周冽希望,拒绝的方式也一点都不婉转。

    她性格算不上好,脾气也是,对待自己不在乎的人,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耐心。

    岑鸢觉得,都是纪丞的错。

    是他让自己变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只有明确的肯定自己是被爱着的人,才会拥有不卑不亢的底气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纪丞来找她了,拿着那两张音乐剧的门票。

    音乐剧的地址就在市里,也不远,坐车一来一回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周六早上,岑鸢换好衣服出门,纪丞手里提了一个纸袋,看到岑鸢了,他拿出里面的围巾,给她围上。

    和他脖子上的那条是一样的,不过他的是灰色,岑鸢的是粉色。

    今天风大,纪丞怕她冻着,围了好几圈:“我不会织,也学不会,所以就买了两条。”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这种精细活他再怎么努力也学不会的。

    班里的同学都是女朋友织的,但纪丞知道,岑鸢大概率不会给他织。

    她不爱凑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所以纪丞就想给她织,工具书倒是买了,看了开头的步骤他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还是买两条吧。

    他们坐上去市里的大巴,岑鸢刚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,纪丞怕她累,动作温柔的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。

    那点重量很轻,几乎可以忽略,但纪丞还是觉得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心仿佛被填满,放在腿上的手下意识的收紧,黑色运动裤被捏起一圈的褶。

    他想被她依靠着,最好依靠一辈子才行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下车以后,距离音乐剧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纪丞怕岑鸢饿着,先带她去吃了饭。

    奶茶是他趁岑鸢吃饭的时候排队去买的。

    挺有名的一家店,听说女孩子都喜欢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。

    纪丞不喜欢,但只要是岑鸢喜欢的,他都可以试着接受,然后和她一起喜欢。

    音乐剧院就在酒店后面,旁边的横幅拉了很长一条。

    “热烈欢迎本次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参赛学生入住此酒店。”

    岑鸢在前面等他,纪丞拿着刚买的奶茶跑过去,没仔细看,中途不小心撞到人了。

    那人手里的书摔在地上,纪丞帮他捡起来,和他道歉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,纪丞看见的那双眼睛空洞无神,表情也冷漠,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。

    只有对这个世界失去热爱的人,才会拥有这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对方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接过纪丞递过来的书,绕开他走了。

    岑鸢在前面喊他:“纪丞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丞走过去:“没事,不小心撞到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奶茶递给她:“你喜欢的奶茶。”

    岑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言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扁平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扁平竹并收藏言欢最新章节